吃粮号
爬墙飞快
没有产出
混乱邪恶
all主角all
其实杂食党
差不多都能接受
文绑@程阅阅
啾啾她☆

swing

【佣杰】情话

试水+交入党费

——

  情话这种事物,奈布一向是不擅长的。

  用他的话来说,这花里胡哨的东西单是上等人所喜爱的。

  他本还想着举几个例子,证明情话不过是,上等人闲暇时的消遣:在战场上时,它既不能挡住敌方的攻击,也不能为自己拖延一两秒,只是甜蜜得如同粘稠的蜂蜜里出来般,讨得那些夫人小姐们的欢心。

  同样的,在庄园的游戏里,它也派不上什么用处。要是在被追击时说着浪漫的情话,能使监管者放弃追逐猎物的脚步,那他肯定苦练自己说情话的本领。

  奈布擦拭护腕的动作顿了下,  因为他用脑子想想了一下画面,忍不住咧开嘴笑了。

  不知道那格外惹得女士喜爱的监管者杰克说情话的本事怎么样呢。不经意间,他想到了杰克。

  奈布总觉得自己和杰克不对头。那英伦绅士的风度并不因监管者和求生者的距离而消散,这份惯有的温柔在游戏中,可不阻碍他将左手可怖的尖利爪子挥向求生者。

  ......令他不解的是,这样也不乏女求生者向杰克“投怀送抱”。

  他时常想象着,自己总会有一天将杰克的面具取下,看面具下是怎样的脸庞。

  奈布“啧”了一声,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在为明天的游戏做准备,心绪却不断跑偏。

  而且这段日子,他总会将任何事物都能联想到杰克,这真不是个好兆头。

——

  “杰克,你对情话有什么看法?”

  奈布大咧咧坐到杰克身边的椅子上,一点都不客气。

  杰克垂下眼睑,并不恼他打扰自己安详的下午茶时光。

  “下午好,萨贝达先生。”他摆出了客套的微笑,尽管在面具之下无人能窥见:“情话么,我很乐意用一辈子的时间讲给我的女伴听。”

  奈布露出促狭的笑,早已准备好怼他几句。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,想着杰克会专注地凝视着他的恋人,嘴中吐出甜蜜的话语,只觉得心中堵得发慌。

  偏的单身年龄为实际年龄的奈布又不解这是何种情绪,一口气不,上不下的过分难受。

  他直勾勾地盯着杰克,炽热的视线像是要将面具穿出一个洞般。

  过于直白的视线令绅士歪了歪头,发出疑问:“萨贝达先生,我面具上有什么吗?

  该死。

  这家伙露出的脖颈优美得使人联想到同样优美的天鹅,锁骨和喉结也过分精致,目光往下移,搭在杯沿的手指骨节分明.....

  奈布喉结滚动,咽了口唾沫,心里有什么在蠢蠢欲动。

  “没有。”声音沙哑得令他也难以置信这是从自己口中说出的。

  奈布再次将目光上移,停滞在了杰克的面具上。

  接着,他做了一件这辈子最大胆的一件事。

  奈布摘掉杰克的面具,吻了他浅色的唇。同时,他紧紧握住杰克的左手,一时之间竟让这位监管者无法挣脱。

  这个吻时间并不长,甚至可以用蜻蜓点水形容。在他对上杰克不可置信的血眸时,他舔了舔杰克柔软的唇瓣。鼻尖萦绕的,是玫瑰的芳香。

  奈布已经做好了从今以后和杰克成为宿敌的准备,在这个吻后,他不介意再添一把火。

  “可我更希望对你诉说那些情话。”

  退开些距离后,奈布总算是能好好端详杰克的真容了。

  比大多数女人还要精致的五官,略显阴柔的面部线条。因刚才的接吻,白得似常年不见天日的脸颊染上了绯红,玫瑰色的嘴唇沾染了水光,更显艳丽。

  他有点戏谑地想着,这样的相貌说句小白脸并不为过。

  想通了那朦胧的情绪,奈布便盘算着怎样让人上了自己这艘贼船……比喻不太恰当,总之,先把人拐上手就是了。这倒是奈布,萨贝达一贯的行事风格。

  只是不知这人现在是什么想法。

  绅士抹了抹唇,语气中带着笑意:“萨贝达先.....不,奈布,我也愿意对着你倾述心意,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呢?”

  得,生米煮成熟饭了。

  也还不错。

  他想。

  END.

评论(10)
热度(95)

© sw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