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粮号
爬墙飞快
没有产出
混乱邪恶
all主角all
其实杂食党
差不多都能接受
文绑@程阅阅
啾啾她☆

swing

【瑞金】Gold、King与Peophet

纯瑞金   吹金文(…)
01
金。
Gold。
巧的是,金的发色也如金子一般,是耀眼、明亮的金色。
与此同时,他还是King。
国王。
他是登格鲁国的王。
这个国家小且贫困。但没有关系,在金的管理下,人民安居乐业,勤勉地工作着。
一切都在变好。
这个国家的人都坚定地相信着,他们的王会带领他们走向美好却不遥远的未来。
毕竟,这是他们最好的王啊。

02
金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国王,却并不是古板、一脸严肃的人。
「他呀,在暂时处理完繁琐的事件后,如果正好是个有着温和阳光的下午,他会漫步在大街上,微笑着向每个人打招呼。
「他的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将会闪闪发光,那双像极了剔透的蓝水晶的眼睛会微微弯着,看着他的子民们。
「啊,是啦、是啦。在严明的君主和和善的国王中切换着呢。虽然这两者并不相冲…我是说,在到处理政权的时候,人际关系之类的并不会干扰他的决定,甚至有时候会严厉得吓人呢。而非一位人善可欺的儒君……
「…………
「我们深爱着他,并且,是永远。」
登格鲁友善的居民好心地给外来的行者介绍这个国家,当提及他们的国王时,哎呀,真是滔滔不绝呢,不过那位银发的年轻行者也没有厌倦呢,那么认真地倾听着。

03
格瑞并不是外来的行客,其实他原本就归属这个国家,只不过是在外游历了数年而已。
不过这个国家的人对这位归来的少年显然没有多大的印象,甚至当成了外来者,说到底一个并不专注人际交往的孤儿,不可能一瞬转变为人人挂念的大人物的。
哪怕这个小时候经常木着脸,说出不久后别人将发生的不幸之事,还被当成“乌鸦嘴”的孤儿,现在以“冰之预言家”的名号回归了。
格瑞对这生他养他的土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,只是突然很想那个时候替他摘花的小王子了。
那个当初瞅着他不甚高兴,便爬到树上摘了朵开得极盛的、与他眼睛颜色极为相配的紫堇色的花儿,为此还傻乎乎摔了,却将那朵花护得丝毫未损——再将花别在他发上,笑嘻嘻道:“你戴着真好看!这下,就别不开心啦?”——的小王子。
于是他就回来了。
他才知道啊,那个小王子已经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国王了啊。
他也一样,变成了一个再也回不去的大人了。
格瑞静静听着居民的话,想到。

04
登格鲁国年纪稍大的居民都能说是看着金由一个调皮捣蛋、又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小王子,在女王秋突然的消失后,一个人担起了所有的担子。
他做起来了。
而且做的比所有人想的都要好。
所有人都看着,这个本可以能当着他的“小王子”安然度过一世的人,几乎被迫着成长了起来。
他们不能对着金说「你已经做的很好了」,这些漂亮的安慰话并不能帮到金什么,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。
因此,他们只能将对他的心疼隐藏在那些对他的赞美之语下。
他们甚至无法得知今迅速成长的那一天发生了什么,他又是如何想的来调整自己的心态,在失去至亲的悲痛下扛起重任。
*
实际上,那天金并没有想什么。
他和平常一样在一个早晨醒来,在平时姐姐常去的地方,他并没有见到秋。
于是他来到了秋的房间,被单叠得整整齐齐的,柔软的枕头也没有被人枕过而凹陷的痕迹。整个房间没有一丝人气,东西好好地摆放着,被窝早也没有了原主人的温度。
金想到了前一天姐姐疲惫地微笑着,轻声说着“我也想外出闯一闯,给登格鲁找条好的出路呀。”
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。
在仆人们因此忙得鸡飞狗跳时,他们的小王子却溜出了皇宫,漫无目的地游荡着。
金对姐姐的离开并没有什么反应,平淡得像听到了“今天也是个好天气”,而不是“登格鲁的女王突然消失了”。
这种反应大概源于他心底里一直相信着秋一定会回来的吧。
就在他爬上一栋建筑物的围墙,悠闲地晃着腿时,他看见了一个银发男孩。
更准确的来说,他是在院子里一堆吵吵嚷嚷的孩子中,看见了在角落里捧着本《圣经》安静读着的银发男孩。
啊,说起来其他孩子都是成群结队在一起游戏,只有这个男孩打他开始看到现在都没受过别的孩子的邀请,游戏时也会避开银发男孩所在的角落。
银发男孩的那一块区域明显地空了,但其本人并不在意的样子,只是安详地又翻了一页书。因着距离有点远,金看的并不太清楚,但他想银发男孩眼中那抹薄紫中一定藏着暖阳。
但是金还是很为银发男孩愤慨…一个愤慨并不能完全形容他的情绪,其中又像是有些惋惜。那时候的金年纪与格瑞相仿——实际上他到现在都不明白那个银发男孩的名字是什么,这么明显的排挤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,被大人看到了也不过是一句“小孩子家家闹着玩”,却会令被排挤的当事人无比心寒。
那是小孩子天真却怀着恶意的行为。
金并不知道银发男孩这么泰然处之,到底是因为经受过太多次而习惯了,还是根本就不在乎,又或者是二者皆有?
只是、那身影看上去太过于孤独了,金发自真心想让那身影的主人也能带上笑容。
他轻手轻脚地、猫一般溜到了银发男孩靠着的树上,近了又被满树尽情盛开的花儿惊艳到晃了神,也灵机一动,摘了朵开得最漂亮的一朵花,妙的是,这颜色也与银发男孩眼睛的颜色相衬。
刚摘完花,一个不慎又摔落在树下的草地中,干净漂亮的服饰沾到些尘土,把雪白的名贵布料都染成浅灰色的,不知道回了宫还要被怎么说呢。
聚成一堆的孩子们噪杂了起来,又像是忌惮什么的噤了声。
听到动静的格瑞抬起眸来,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,像是并不意外这个突然出现的闯入者。
阳光从叶缝间穿过,洒在银发男孩身上,星星点点的,金有点懊恼自己的莽撞了,甚至开始后悔自己破坏了这唯美的场面。
事情既然做了一半,就不能有始无终。金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土,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把花别到男孩发间——

05
对金,这不过是偶尔通过一些共通的点想起来的事,就像你本以为早就忘记的事了,再次见到开满紫堇色花的树,这件事又历历在目,仿佛才发生在昨天。
对格瑞,这却是这生中最温暖的事情……他年岁尚浅,这样的话其实并不大确实,但至少,是他目前为止驱动自己前进的动力,相信以后也是。

那天,满树的花儿惊艳了年幼的金,而那时的金,也惊艳了年幼的格瑞。

06
格瑞漫步在登格鲁的街道上,热热闹闹的人群莫名的让格瑞也感到欢欣。
得知了金近况尚好,格瑞牵挂的事也就落下来了,好像达成了一桩多年的心愿。
拥挤的街道上,他与一人擦肩而过,眼角掠过的一缕金发让他意识到了什么,但他脚步并未停。
倒是今天出来溜达的登格鲁的王,脚步一顿,回过头去,但那人已融入在人群当中,也只得遗憾地转过头来,微笑着与子民们打着招呼。

私心all金tag

评论(2)
热度(51)

© sw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