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粮号
爬墙飞快
没有产出
混乱邪恶
all主角all
其实杂食党
差不多都能接受
文绑@程阅阅
啾啾她☆

swing

欲望

天使叹X恶魔觉

二十六字母有

——我愿和你一起沉沦。

Ambivalent

矛盾

王叹之忘不了封不觉的眼睛。

那墨色的眸子深处里永远蕴含着异样的感情。

“我笑你不自量力。”

他说。

因为整个身子太过于接近眼前的人,王叹之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影映在其中。

“人性本恶,就算你再怎么拯救他们,那些人也终究在欲望的深渊卑微地生存着。哈哈哈!……”

癫狂的笑声以刺耳的分贝涌入耳内,兴许是因为王叹之不适地皱眉退后了一步,又不知是为了其他什么,封不觉的笑容逐渐扩大,他用手掩面,声音在指缝中漏出,更是在王叹之看不见的地方,瞳色于正常的墨色和猩红中交替。

尽管如此,封不觉现在很冷静。

王叹之知道封不觉是个怎么样的人,也相当清楚如何应对。

他强硬地拽住封不觉手腕,使劲一扯,让封不觉直视着自己。感受到对方并没有反抗,便十指合拢着扣住,轻轻吐出一句话。

“那又如何,我愿意一次次地将他们拉出。”

Baffle

困惑

王叹之是在脑子昏昏沉沉的时候醒来,脑子如一团浆糊。

他很不明白。

为什么他和封不觉会是朋友?

明明是两个相反至极的人。

如果放在王叹之知道封不觉身份之前,毕竟还好说。

但是现在就算知道了身份,王叹之还认为他们是朋友。

哈哈!朋友……

是敌人,也是朋友。

王叹之对着自己,一遍遍地说着。

他乏力地撑起了身子,昨天同封不觉宿醉后还是有着些许后遗症的。他拿起床头柜简约的白色相框,里面盛放着一张泛黄的相片,阳光正巧打在上边,朦胧的淡金色显现出岁月的沧桑。

那是王叹之和封不觉年轻时的合照。

相片里的王叹之正灿烂地笑着搂住身边虚着眼的封不觉。

还是朋友呢,一直一直……

王叹之不曾注意到自己嘴角不经意间的上扬,更不曾注意到发白的指尖在摩挲着相片封不觉上方的玻璃。

某种暗藏的情绪,在真正被剥开来摆在阳光下正视,是一向不被注意到,也常常是以友谊的名义出现。

*速度慢质量低【感慨】如果按这更新速度要完结还是很迟的

评论(13)
热度(30)

© sw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