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粮号
爬墙飞快
没有产出
混乱邪恶
all主角all
其实杂食党
差不多都能接受
文绑@程阅阅
啾啾她☆

swing

【瑞金/凹凸世界】不表白是双向暗恋的准则

天色渐暗了。
抱着金来到一个贫瘠的星球,飞身进入洞穴中打算避过一宿。
因为使用元力技能过度,导致失去意识爆发的金消灭了大多数敌人,却没有迈出最后一步。
金最终昏迷了。
虽然在另一旁和敌人搏斗没有看清全部过程,但还是能猜到七七八八。
又被金保护了。
心中带上了莫名的思绪。整理目前的情况时,也没有停止对金的照顾。
那群疯狗还是没有放弃追杀。
此前自己又与雷狮海盗团的人一战,多少受了些伤,那些集结起来的人便趁此机会围攻,希望能一举拿下自己一行人。
大赛的每时每刻亦是千变万化的,当你落魄时,所有人都不介意再踩一脚,陷入淤泥并不算什么,直至失去战斗力没有一点威胁他们才情愿放过。
更雪上加霜的,是小组的被打散。
不提别的,外边还有人在守着就不能轻易行动了。战斗力分散这一点想必也是他们早已预料到,方便追击的一点。
分析了下境遇,正是捉襟见肘的时刻,再别说自己还带着“伤员”。
拿出兑换好的药膏,掌心大的小盒子里盛着乳白色的半固体,散发着淡淡的青草味,也是金喜欢的气味。
掀开金的上衣,用沾了些许药膏的指头轻轻涂抹着那些泛着青紫色的伤口。
金平和的睡颜因为疼痛有些难耐,正皱着眉不满地哼哼。
药膏的触感微凉,接触到那牛奶般雪白细腻的皮肤却该死的火热,指肚轻压着从小腹一直上滑到了胸膛,心口那块更是呈现出与别处伤口更深的色泽。
手指的主人不带一点色情意味,按压在那一块灵巧地打着转,将药膏均匀地涂抹开来。
“格、格瑞……”金轻声叫了一句,身体的异样促使他睁开眼,蔚蓝色的眼睛纯粹得如一张白纸,而现在却躲闪着,透出其主人的慌乱。
自己原先搭在金腰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在背脊处,暧昧极了,不过这无意识的动作可能只是因为安慰性质的抚摸。
再加上在胸口涂药的手,也难怪金会有所误会。
“是在涂药。”不假思索地解释道,却错过了金有些失望的眼神。
金眨了眨眼睛:“对了…那我们现在是在哪儿?”金说着,握住格瑞的手抽开了,也拉开了些距离。
突如其来的疏离让心底有些空落落的……虽然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距离太过接近。让自己打起精神,板着脸向金说明了现在窘迫的局面,并说出了不利的几点。
金的表情严肃起来,扯着翘起的金发苦恼地想着对策。然而自己并不担心太多负面情绪感染了对方,毕竟金可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能一直那么勇敢地对待,相信自己能成功并一直朝着目标前进的啊。
小时候的跟班已经成长到能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同伴。
………………
考虑到金可能会受寒,把外套递给了他,嘱咐一定要盖好。
困意涌上心头,搂着金取暖,感受对方的体温,依偎着入睡。
凹凸大赛惊险又平凡的一天过去了。

*格瑞皮,夹带私货,想着是之后大赛的某一幕(会被官方打脸的,一定)
@兔纸不是咸鱼i 给兔砸的贺文,生快!(重新编辑是个好东西)
*唠唠叨叨,第一次绑专啊感觉自己好废_cuugfuucwicougcc-cigcf,vooogug

评论(8)
热度(28)

© sw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